| 會員登錄 立即注冊

搜索
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桔子的味道,是我的“父親的背影”| 陳桂祥

[復制鏈接]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往事平不如煙 發表于 2020-6-20 19:34:23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樓主
往事平不如煙
2020-6-20 19:34:23 1369 0 看樓主


那一年(1963年),我九歲。父親從窯灣中學調到另一所中學去了,因新單位住房還沒落實好,我們全家暫時仍留在窯灣。

父親原是省交通廳教育科干訓班的教師。1955年響應江蘇省委支援蘇北的號召,毅然從南京來到新沂中學教書。后來調到窯灣中學。我五歲那年,我們全家遷來窯灣。窯灣古鎮位于京杭大運河及駱馬湖的交匯處,是一座具有千年歷史、聞名全國的水鄉古鎮。我們家所住的三圣廟是一個大雜院,在河堰下面,距窯灣輪船碼頭不足五十米。當時院內除了住有窯灣中學的教師還有其他單位的職工,總共七八戶人家。自從父親調走后,我們心里總是空落落的,見到鄰居家的孩子每天和爸媽在一起撒嬌嬉鬧,我和弟弟心里非常羨慕,也很難受,愈加想念父親。父親不是每星期都回來,有時幾個星期回來一趟,沒有規律。“爸爸什么時候回來?爸爸新去的學校遠嗎?要坐多久輪船?還坐火車嗎?”我和弟弟常常纏著媽媽問。每到星期六下午放學后我就和弟弟到運河大堤上玩。寬闊的大運河煙波浩渺,碧水連天。十幾里外的河對面有座山,天晴的時候隱隱約約可以看見山的輪廓,朦朦朧朧。小時候從沒見過山的我感到非常神秘。我兒時對家的記憶就是:河的那面有座山。那時候,我常常望著遠山發呆,想著爸爸肯定去了山的那邊,離這好遠好遠。夕陽西下,望著通向天際的大運河,我和弟弟數著河中過往的船只,眼巴巴看著一次次地航班停靠碼頭,盼望父親的身影能從下船的人流中出現。盡管我知道父親不可能每個星期六都能回來,但我仍抱有幻想。每天都希望時間過快點,星期六早點到來。

聽媽媽說父親這星期六回來,我們高興極了。下午放學后我帶著弟弟早早地來到碼頭,坐在石階上,等著父親的班船到來。我腦子里在幻想著父親這次會給我們帶來什么好吃的?想著上次父親帶來的牛奶餅干,又香又甜又脆,似乎嘴里還留有乳香,垂涎欲滴。我和弟弟凝望著河灣的盡頭,期盼著輪船早點出現,真是望眼欲穿啊!隨著水天交際處的一個小黑點一點點變大,輪船的輪廓逐漸清晰,繼而傳來了輪船的汽笛聲,“船來了!”“船來了!” 我們歡呼雀躍,那心情別提多激動了!船停靠碼頭了,下客了,我們在人流中尋找,直到最后一個人下船,也沒見到父親。我和弟弟非常失望,沮喪。弟弟哭的很傷心,久久不愿離開碼頭。媽媽拉著弟弟的手,安慰我們說:“咱們回家吧,爸爸可能因工作忙,這星期有事回不來,下星期一定會回來的”。那時候通信不方便,電話也不好打。就這樣,我和弟弟又從頭開始,一天天地數著日子過。

漫長的一個星期真難熬。又到星期六,媽媽早早地做好飯,燒了條魚,做了幾樣菜。我們又和往常一樣,提前來到碼頭接父親。在焦急而漫長的等待中,船來了。在下船的人流中,我們老遠就看見了父親,他又瘦了許多,清瘦的臉上掛滿笑容,他在向我們招手。我和弟弟急忙從人群里鉆過去,奔向父親。父親抱著弟弟,拉著我的手,此時的我感到特幸福!回到家里,父親說:“你們猜猜我這次給你們帶什么好東西?”說著從包里拿出兩個圓圓的黃色的比蘋果小的東西,我們從來沒見過。我問父親這是什么,能吃嗎?爸爸告訴我們,這是桔子,它生長在南方,我們北方很少。我是在運河火車站買的。桔子要剝皮吃,里面的籽不能吃。你們一人6個桔子,吃完就沒了。說罷給我和弟弟分了桔子。我拿出一個桔子,剝開桔皮,去除桔瓣上網狀的絲絡,桔子散發出沁人心脾的清香。我掰了一瓣橘子,放進嘴里,頓時一股酸甜的橘汁流進口腔,清香爽口,好吃極了。我一邊吃,一邊計算著這6個桔子,每天只能吃一個,能接到父親下次回來。后來每次吃橘子,我都先把桔子含在嘴里慢慢品味,舍不得一下子咬碎,而且總是留下幾瓣下次吃,生怕吃完沒有了。這是我第一次吃桔子。其時正是國家困難時期,物資匱乏,人們連蘋果都很難吃到,更別提橘子了。五十多年過去了,每每吃起桔子,我就不由想起第一次吃橘子的情形。當年那橘子的味道,我至今還能真切的感覺到。現在橘子已是尋常百姓家常吃的水果,可我總也找不到當年的味道。我在想,那可能是蘊含著濃濃父愛和父親體溫的橘子,所以它的味道是獨特的。雖然父親離開我們20年了,可父親當年的音容笑貌,下船時向我們招手的那一刻,那慈愛的眼神,卻永遠深深地鐫刻在我的記憶里,使我終身難以忘懷!此時我的耳畔又響起了童年時的歌謠:“月亮在白蓮花般的云朵里穿行,晚風吹來一陣陣快樂的歌聲……”仿佛我又坐在窯灣碼頭的石階上,在習習的晚風中,在皎潔的月光下,依偎在父親的肩頭,凝視著大運河中閃爍的航標燈,聆聽媽媽講那過去的故事……

推薦者許寶民點評:

本文行文流暢,對人物刻畫入微,情義切切,感人至深。

記得一九五八年到六零年教我小學五、六年級語文的劉老師說過,“一篇好的文章內容形式應該是鼠頭豹尾豬肚子,開不好頭 啰哩啰嗦結不了尾,是寫作的一大忌。”拜讀不少文章,細細看來,大致均等的三段式 多數都有這樣的瑕疵(非指該文)。劉老師是五七年打成右派下放的報社編輯,他氣宇軒揚、才思敏捷、言簡意賅、口如懸河 ,才子一枚。經常組織我們作文競賽,點評我的作文,培養了我寫作文的興趣。六二年回南京去了,后來再也沒有見到他。啟蒙恩師終生難忘。我在拙作“少時求學”中,曾深情懷念他。遇此良師,一大幸也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 返回列表

往事平不如煙 當前離線
白銀會員

查看:1369 | 回復:0

關于我們  |   投訴受理  |   聯系我們  |   Archiver  |  
免責聲明:邳州信息網所有言論只代表發表者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
Copyright © 2009-2020 pzxxw.com 版權所有:邳州金銀杏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 

蘇公網安備 32038202000401號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波克捕鱼美人鱼诀窍 甘肃快3 体彩网首页 配资网上上盈配资 北京三分赛车彩票 吉利平特平肖平码论坛 股票投资在线 微信北京28开奖骗局 网络真钱二八杠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查 秒速赛车开奖历史168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 鸿蒙 吉林快三预测专家预测软件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永盛 浙江体彩20选5开奖 广西快乐十分平台源码 双色球哪天开始上班